无线城市被称为除了水、电、暖、燃气以外的“城市第五基础设施”,目前全球已有1500个城市提出了无线城市建设的目标,成为各运营商在移动互联时代纷争的战略高地。据中国移动白皮书中解释:无线城市包括无线覆盖和无线应用两个层面,无线覆盖是指为市民提供2G/3G/WLAN网络服务;无线应用是指市民可以通过手机和各种无线终端随时、随地、随需地获得与政务公开、公共事业服务、个人生活等相关的各种城市服务信息;同时,借助物联网等技术,无线城市为政府和行业用户提供城市信息化应用,提高政府的城市管理水平和城市各行业的生产效率。       是否真正能无所不在实现一揽子便民服务?是否真正能找到盈利与公共服务的平衡点?无线城市在纠结了十年的概念和模式之后是否能真正走进我们的现实生活?我们在期待。
“无线城市”概念,最早由美国费城于2002年首次提出,并于2004年7月提出了“无线费城计划”,成为全球最早提出建设无线城市计划的城市。随后这股无线城市建设浪潮开始席卷全球,但如何建设、运营和维护无线城市,却让全世界的政府和运营商都头疼了近10年之久。在全球超过1000个城市的失败案例之后,无线城市终于在中国觅得成功的契机。
“无线城市的2.0模式”: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无线城市建设已由仅关注无线宽带接入,进入到了“无线接入与应用并重”的新阶段,有人称之为“无线城市的2.0时代”。在国内,目前已经有北京、天津、青岛、武汉、上海、南京、杭州、珠海、广州、深圳、扬州、厦门等大约35个城市提出了建设无线城市的相关计划,或者已经开始建设无线城市。
更多讨论 >>

无线城市:1000次失败之后

费城的教训并没有打消后来者的积极性。相反,由于无线通信技术兴起和网络市场增长,无线宽带已成大势所趋,无线城市更随后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波热潮。短短数年中,在全世界大部分的经济发达地区,近1000个城市先后兴建或计划兴建无线城市,并试验了数十种不同的技术体系和商业模式。[详细]

无线城市是公共基础设施 寻找盈利与公益结合的平衡点

无线城市被誉为第五大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具有比较鲜明的公共服务色彩,政府自然要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但与其他城市基础设施不同,无线城市技术发展很快,设施和应用需要持续投入,很难做到“一次建设,长期受益”,这就要求商业化运作更多地发挥作用。目前政府和运营企业积极开展合作,对困扰全球业界的经营模式问题进行了务实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无线城市建设之路正越走越宽广。[详细]

“无线城市”的免费说是一个笑谈

免费是一个很好笑的说法。不知什么原因,无线城市一直在提免费的模式,殊不知这是完全不可行的。新加坡经济发达,人口密集,政府用了大量补贴用于无线城市建设,这个模式在我国复制非常难,北京只有通过奥运会才基本做到基础建设。“第二个利润点”很重要,由政府部门提供资源的信息免费开放,而将主要收入来源定位于收取增值服务的信息费。[详细]

国外无线城市发展曲折 模式多样几番轮回

新加坡模式其未来的命运仍是个问号。无线城市的发展不顺利归结于商业模式的缺失。没有可靠的盈利渠道,无线城市项目无法获得持续的资金来源,使得网络建设难以进行。现有商业模式难以被认可,使得用户市场发展缓慢,造成网络建设和运营成本很高。恶性循环是无法长久的,最后只能是运营企业的撤离。全球的无线城市发展已经经历了多次同样的轮回。[详细]

中国无线城市发展模式设计探讨 政府投入优先民生

在中国发展无线城市,与国际其他国家有较大差异,政府投入在无线城市的发展中有重要的影响。和上世纪90年代的政府大规模高速公路建设类似,无线城市的建设,也将呈现相似的历程。通过基础设施的建设,优先发展民生项目,推动产业形态的变革,进而降低社会运作成才,提高社会效益。以城市既有的信息化基础进行综合规划,不能生硬照搬照抄他人经验。[详细]
徐龙:我国无线城市建设应"四管齐下"
无线城市的建设光靠企业的推动是远远不够的,需要政府、企业、产业链相关方共同努力,以政府主导、以运营商为主体、产业链共同参与,尤其是政府要加强对“无线城市”建设的统筹规划。具体而言,应“四管齐下”。[详细]
数千亿投向无线城市群建设 广东模式蔓延
推进无线城市建设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无线城市既在带宽硬件上为城市居民提供了上网需求,同时也在内容服务上有用户需求。移动互联网井喷式的发展为无线城市建设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按照珠江三角地区产业布局规划,形成以广州、深圳为中心,珠海、中山、惠州和东莞为配套、辐射带动全省的珠三角国家宽带通信产业聚集区。[详细]
Copyright © 2000~2011 kdnet.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